您當前的位置 : 龍文新聞網>人文>學習思考

消費稅作為地方主體稅種的可行性研究

學習思考   時間:2016-04-14 09:46    http://www.rzelrj.live/   

  ◎ 龍文區局課題組

  【摘要】隨著“營改增”的深度推進,作為地方主體稅種的營業稅勢必被增值稅所取代,由此導致的地方稅源結構變化、地方財政困境加劇等問題日益嚴峻。重構地方稅系,設置地方主體稅種已為社會各界所熱議。消費稅作為我國重要的流轉稅種之一,是否能承擔地方主體稅種之重任呢?本文從消費稅的功能定位及地方稅系建設等理論角度,結合我國消費稅實施現狀,對消費稅作為地方主體稅種的可行性進行探討,并提出進一步改革消費稅的路徑思考。

  【關鍵詞】消費稅地方稅體系主體稅種

  1994年分稅制改革基本上確定了我國政府間財權、事權分配格局,營業稅一直擔當著地方主體稅種的重要角色。但是,始于2012年的營改增試點不斷擴圍,在釋放稅制改革紅利的同時,也使地方主體稅種“懸空”,對地方財政收入的影響極其深遠。尤其在地方事權與支出責任不對稱的情況下,導致地方債務規模不斷擴大,地方財政風險日益凸顯。因此,重構地方稅體系,確定地方主體稅種已成為財稅體制改革的重頭戲。在我國分稅制體制尚未完善、財產稅建設滯后的背景下,能否將一直作為中央稅的消費稅調整為地方主體稅種?本文試從消費稅功能定位、地方稅系建設等理論角度,結合我國現行消費稅制度存在的問題,探討如何在改革與完善消費稅制度的基礎上,逐步將消費稅打造成為地方主體稅種。

  一、將消費稅確定為地方主體稅種的理論分析

  (一)消費稅的功能及其演進

  1.收入功能

  經濟學家認為,征收選擇性消費稅最具說服力的理由是它們可以籌集巨額的財政收入而只造成極小的扭曲效應,即只產生極小的超額負擔,選擇奢侈型和大眾化兩種缺乏彈性的消費品課征消費稅,具有顯著的財政意義。通過考察不同地區和不同時期消費稅在全部稅收收入中所占的比重,可以看出,這一比例在不同國家或地區具有不同的特征。大多數國家消費稅占總稅收收入的比重一般在10%~40%之間,只有少數國家低于或高于40%。對經濟發達的OECD國家而言,這一比例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以前基本穩定,之后則呈現下降趨勢;對非洲國家、中東國家、東歐和前蘇聯國家,這一比例呈上升趨勢;而對非OECD的亞洲國家和東半球國家,這一比例在90年代中期以前呈上升趨勢,爾后出現下降趨勢。但總體上來看,因消費稅稅率普遍較高,其收入絕對額不容小覷,尤其是近年來部分國家面對財政壓力,政府仍將增加消費稅作為一項可供選擇的措施采用,消費稅的收入功能依然相當重要。

  2.調節收入分配功能

  稅收對收入差距的調節主要體現在對個人可支配收入、實際消費能力和財富存量收益的影響上。消費稅的調控作用主要針對納稅人的實際消費能力,政策性很強,具有調節收入分配的功能,并部分彌補個人所得稅對高收入階層灰色收入、收入轉移等調控失靈的不足。并且,消費稅通常對奢侈品和非生活必需品課以重稅,由于奢侈品通常就是富人消費品的代名詞,對其征稅可看作是對富人的征稅,因此,對奢侈品征收消費稅可以矯正財富分配,從而體現縱向稅收公平原則。但是,消費稅收入分配功能的發揮,不僅取決于一國個人所得稅制度的完善,而且還取決于一國整體分配制度的完善。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市場經濟體系完備、初次分配較公平,實施以所得稅為主體的稅制結構,消費稅的收入分配功能相對弱化。但是對于發展中國家,市場經濟體系尚不完備、初次分配不夠公正公平,加之所得稅發展落后且稅收征管水平較低,對消費稅的收入分配功能則較倚重。

  3.糾正外部性功能(環境補償功能)

  根據傳統的福利經濟學理論,如果一種商品的消費產生了成本,而這些成本又不包括在價格中,則一般來說,效率原則就要求對這種商品的使用加以征稅調節。利用稅收來制約社會危害活動是庇古提出來的,并在環境政策方面得以運用和發展。庇古稅能對外部性進行有效的成本糾正,而且不會因為稅收、壟斷和其他因素而產生扭曲,那么,當稅收額等于每單位消費的邊際外部損失時,就能夠有效地消除外部性。【】比如對煙草和酒等危害健康的產品征收消費稅,不僅可以限制其消費,而且可以有效地消除外部成本(包括身體的、財務的和心理的)。此外,礦物燃料燃燒使全球變暖這一現象表明:典型外部成本內在化的做法是設計合理的消費稅,對氣體排放或者能源征稅。世紀年代,在和聯合國的倡導下,發達國家率先實施綠色稅制改革,很多國家相繼開征了與環境相關的新消費稅。根據歐盟委員會、國際能源機構和的定義,與環境稅相關的稅基主要包括能源、機動車、道路與交通服務、污染(包括可度量的空氣和水的排放、導致臭氧減少的物質、非點源水污染、垃圾處理、噪聲)等。

  在消費稅的發展過程中,其三大功能的發揮并非遵循固定模式,而是受一國社會經濟進程、整個稅制體系的設計等因素的影響,其功能定位經歷了從單一型(收入功能),發展成三位一體型(收入功能+分配功能+糾正外部性功能),再發展成二位一體型(收入功能+糾正外部性功能)的動態演進規律【2】。消費稅開征伊始多是迫于一國的財政壓力,如芬蘭早期對煙葉、啤酒、白酒、人造黃油等征收消費稅、英國1643年對飾品、飲料喝其它基本生活品征收的國內消費稅,都是出于籌集財政收入的目的,尤其是在戰爭年代、經濟困難時期。爾后,隨著經濟的發展,以及稅制改革導致稅制結構的重大變化,消費稅在發達國家財政收入中的比重有所下降,但是消費稅在環境保護、收入分配和消費引導等方面的調控作用日益受到重視,許多國家在消費稅改革過程中把資源消耗型、環境污染型、高檔奢侈型、健康損害型的產品和行為納入征稅范圍,全方位發揮了消費稅三大功能。發展中國家較重視收入功能和分配功能,發達國家多采用以直接稅或所得稅為主體的稅制結構,對收入分配的調節主要依靠個人所得稅,而不是消費稅,消費稅在經濟發達國家存在最合理的或者說最重要的理由就是糾正外部性功能。

  (二)地方稅系構建的理論思考及國際經驗借鑒

  但是,關于政府間的稅收劃分,也有學者提出不同的觀點,比如美國財政學家馬斯格雷夫【美】的七原則論中就包括“依附于居住地的稅收(如銷售稅和消費稅)較適合劃歸地方”;世界銀行專家羅賓·鮑德威等人的六原則論述及“多環節征收的增值稅、銷售稅應劃歸中央,單一銷售稅、零售稅等較適宜劃歸地方”;英國學者大衛·金的地方政府收稅的“四不原則”提到:地方政府不應征收不直接為本地居民所察覺的稅。受益人負擔是公共產品的基本屬性。為了使公共產品的支出與成本達到均衡,一定要讓受益者,也及本地區的居民來分擔成本。這樣才會使所有居民有了參與地方事務的內在動力。【3】因此,也有些國家將所得稅、流轉稅等稅源較集中、流動性較強,收入規模較大的稅種劃歸地方。我們認為,消費稅雖然是典型的流轉稅,稅基流動性大,如果僅僅為了籌集財政收入和調節收入分配,由于中央政府享有最高的政治權利,消費稅更容易成為中央稅(如中國),這單純取決于政治體制。但是,如果將消費稅課稅環節下移到零售環節,從糾正外部性和發揮地方稅資源配置職能的角度,則可按受益原則將消費稅下放給地方,大多數發達國家(如美國、日本、歐盟)也將消費稅在聯邦、中央、州和地方三級政府之間進行明確的安排,消費稅亦成為地方稅系的主要稅種之一(如表1所示)。

  表1美、德、日、法的地方稅種設置

  分類稅種

  美國

  德國

  日本

  法國

  地方所得稅類

  州一級個人所得稅、公司所得稅、社會保險稅,地方一級個人所得稅

  個人所得稅(共享)、工資稅(共享),州公司所得稅(共享)等

  個人居民稅,

  個人事業稅,

  法人居民稅,

  法人事業稅等

  職業收入稅

  地方財產稅類

  州一級遺產稅和贈與稅、地方一級財產稅等

  財產稅、遺產稅等

  固定資產稅、不動產取得稅等

  建筑地產稅、

  居住稅、非建筑地產稅等

  地方消費、

  流轉稅類

  州一級的一般銷售稅、國內消費稅、地方一級的營業稅等

  啤酒稅、飲料稅、營業稅等

  地方消費稅、

  道府縣煙稅、

  市町村煙稅、

  汽油交易稅等

  

  電力消費稅、礦泉水附加稅等

  地方其他稅類,包括特定目的稅、行為稅等

  賽馬稅、傷殘稅等

  娛樂稅、公路貨物運輸稅等

  娛樂稅、狩獵登記稅、洗浴稅等

  娛樂稅、廣告稅、打獵稅等

  資料來源:楊春玲、沈玉平等.《地方稅制研究》【M】北京:中國稅務出版社,2008

  二、我國目前消費稅現狀及收入地位分析

  (一)絕對額增長狀況分析

  自1994年開征以來,我國消費稅收入的絕對額大幅增長,這一方面得益于國內生產總值的快速增長,另一方面也與消費者對應稅消費品需求的不斷增加有關。1994~2012年,我國國內消費稅由502.4億元上升到7872.14億元,增長了15.66倍,進口環節消費稅由13.6億元上升到959.6億元,增長了70.55倍。2003年以來消費稅增長率都保持在15%以上,2009年增長率達到85.34%(即2008年消費稅調整后)。在稅收收入比重穩中有升,財政部數據顯示,2008年~2012年,國內消費稅占稅收收入的比重分別為4.7%、8.0%、8.3%、7.7%、7.8%。消費稅已躋身于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和營業稅之后,成為我國第四大稅種。

  (二)消費稅收入與國內生產總值的關系分析

  國內生產總值(GDP)是衡量一國或地區宏觀經濟發展綜合水平的通用指標,與稅收收入之間存在辯證關系,即國內生產總值決定稅收收入、稅收收入反作用于國內生產總值。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呈逐年增長趨勢,但其中也存在波動。由表2可看出,1994-1999年GDP增長速度逐年下降,2001-2007年又逐年回升,2008-2009年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GDP增長減緩,2010年又上升,2011-2012年再次下降。同期消費稅收入增長速度基本成正增長,但其間波動幅度較大,其中1999-2000年增長率最低,2001-2004年出現較大幅度增長,但2005年又急劇下降,2006-2007年增長率回升,2008年增長率低于10%,2009年出現高速增長,增長率高達85.3%,2010-2012年增長率從又有所下降。從二者的增長率看,并沒有明顯的因果關系。可見消費稅的增長,不僅受GDP增長的影響,而且還受消費稅本身稅基、稅率及其稅收政策調整的影響。

  表2 1994—2012年國內生產總值與消費稅收入(單位:億元)

  年份

  國內生產總值(GDP)

  GDP增長率

  消費稅收入

  消費稅收入增長率

  消費稅占GDP的比重

  1994

  48197.90

  13.10%

  516.00

  

  1.07%

  1995

  60793.70

  10.90%

  566.00

  9.70%

  0.93%

  1996

  71176.60

  10.00%

  642.40

  13.50%

  0.90%

  1997

  78973.00

  9.30%

  715.10

  11.30%

  0.91%

  1998

  84402.30

  7.80%

  838.10

  17.20%

  0.99%

  1999

  89677.10

  7.60%

  854.60

  2.00%

  0.95%

  2000

  99214.60

  8.40%

  877.30

  2.70%

  0.88%

  2001

  109655.20

  8.30%

  946.20

  7.90%

  0.86%

  2002

  120332.70

  9.10%

  1072.50

  13.30%

  0.89%

  2003

  135822.80

  10.00%

  1221.70

  13.90%

  0.90%

  2004

  159878.30

  10.10%

  1550.50

  26.90%

  0.97%

  2005

  183217.40

  10.40%

  1634.30

  5.40%

  0.89%

  2006

  211923.50

  11.70%

  1885.67

  15.40%

  0.89%

  2007

  257305.60

  11.90%

  2206.82

  17.00%

  0.88%

  2008

  300670.00

  9.00%

  2567.80

  9.70%

  0.85%

  2009

  335353.00

  8.70%

  4759.12

  85.30%

  1.42%

  2010

  397983.00

  10.30%

  6017.54

  27.50%

  1.51%

  2011

  471564.00

  9.20%

  6935.93

  14.20%

  1.47%

  2012

  519322.00

  7.80%

  7872.14

  13.50%

  1.52%

  注:1. 1994-2004年的消費稅收入包括國內消費稅和進口消費品消費稅,2005年以來不包括進口消費品消費稅。其中出口消費品消費稅退稅額較小,在此忽略不計。

  2. GDP增長率為實際增長率,消費稅收入增長率為名義增長率。

  數據來源:各年《中國統計年鑒》、國家稅務總局統計數據

  (三)消費稅的稅收結構分析

  消費稅的稅收收入中,14個稅目的貢獻度不一,因最近幾年稅務年鑒都不再分稅目進行統計,故只能從各行業的消費稅收入情況來分析消費稅的稅收結構。

  表3的數據顯示了2008~2012年各行業消費稅占消費稅總收入的比例及結構,從中可以看出,卷煙制造與石油加工是消費稅收入的最重要組成部分,酒制造業、交通運輸設備制造和卷煙批發也占一定的比例,四者合計所占比重超九成,來自其他行業的消費稅收入則微乎其微。從2008年之后所占的比重變化情況看,酒制造業與卷煙制造的貢獻率略有所下降,成品油與汽車制造的貢獻率在上升,既反映了國內汽車產業快速發展的實際,也體現了消費稅環保功能的強化。

  表3國內消費稅分行業收入情況表

  年份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消費稅稅收收入合計

  100.00%

  100.00%

  100.00%

  100.00%

  100.00%

  制造業:

  99.14%

  95.91%

  93.62%

  93.20%

  93.02%

  卷煙制造

  62.65%

  40.09%

  39.21%

  42.14%

  43.89%

  酒制造業

  5.84%

  3.61%

  3.29%

  3.51%

  3.72%

  木材加工及木竹藤棕草制品業

  0.08%

  0.03%

  0.03%

  0.03%

  0.02%

  石油加工、煉焦及核燃料業

  14.47%

  42.52%

  39.58%

  36.54%

  35.38%

  其中:成品油

  14.47%

  42.52%

  39.58%

  36.54%

  35.51%

  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業

  0.37%

  0.22%

  0.18%

  0.17%

  0.14%

  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

  14.94%

  9.09%

  11.00%

  10.50%

  9.82%

  其中:汽車制造

  14.37%

  8.57%

  10.76%

  10.30%

  9.49%

  摩托車制造

  0.58%

  0.28%

  0.24%

  0.20%

  0.16%

  煙草制品批發

  0.12%

  3.58%

  5.90%

  6.14%

  6.23%

  零售業

  0.72%

  0.45%

  0.45%

  0.57%

  0.57%

數據來源:根據2008~2012年《中國稅務年鑒》計算

  (四)對現行消費稅存在問題的判斷

  根據以上分析,對我國現行消費稅制現狀及收入地位作如下判斷:

  一是消費稅的宏觀調控作用有限。1994年確立消費稅制度以來,消費稅與增值稅、營業稅構成流轉稅主體,是我國稅收的重要來源,消費稅收入的絕對額大幅增長,組織財政收入的功能凸顯。但從表2可知,消費稅占GDP的比重很低,1995年-2007年都低于1%,最高年份2012年也僅達到1.52%,而OECD成員國的平均水平為2.8%,如果以OECD平均值作為比較基準,我國這一比重應提高到2.26%,而如果以美國作為比較基準,則應提高到2.87%。此外,自2008年以來消費稅占稅收收入的比例逐年增長,但是與發達國家相比較,該比例仍然偏低,歐盟的地區這一比例遠高于我國。2005年,歐盟國家消費稅占稅收總收入的比重為28%。同期,美國和日本的這一指標也達到了17%和18%。【4】由此可見,我國消費稅的組織財政收入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消費稅對宏觀經濟的調控作用依然有限。

  二是消費稅的征稅范圍“越位”與“缺位”并存。首先,現行消費稅稅目包括酒及酒精和化妝品,但是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經濟的發展,這些酒類中的黃酒、中低檔糧食白酒和化妝品中的普通化妝品已成為生活必需品或常用品,酒精則屬于生產資料,對生活必需品征稅必然加劇消費稅本身所具有的累退性,對生產資料征稅則會使產品生產發展受到逆向影響,與消費稅的定位不符。其次,我國目前雖然把部分奢侈品和環境污染類物品納入征稅范圍,但是涉及的種類少。奢侈品方面只涉及高爾夫球及球具、游艇、高檔手表和首飾珠寶玉石,無法適應我國經濟快速發展所引起的消費市場的大幅度變化。有關環境保護的征稅范圍僅包括石油和木材消耗,但我國經濟發展所帶來的環境污染物種類日益增加,如白色污染、電子產品污染及其他化學物污染,并且物種多樣性銳減、土地沙漠化等生態平衡問題嚴重,在資源稅征收范圍窄、環境稅沒有開征的稅收體系下,具有糾正外部性功能的消費稅征稅范圍也無法與我國亟待改善的環境污染及生態平衡保護問題相適應。

  三是消費稅的稅率結構性問題明顯。游艇、高爾夫等高端消費品稅率較低(10%);貴重首飾珠寶玉石及化妝品兩個稅目中均有多種檔次,有些首飾和化妝品已不再屬于高消費行為,但卻按同一稅率征收,且化妝品的稅率高達30%。這種稅率結構無法適度發揮引導消費的作用與目的。

  四是消費稅的納稅環節和計征方式不科學。我國現行消費稅采取單一環節的征稅辦法,課稅環節主要是在產品的生產、委托加工和進口環節(除金銀首飾及鉆石和鉆石飾品外),而不是流通領域或終極消費環節,致使消費稅稅負無法反映到價格上。這不僅誘發企業通過改變組織結構縮小計稅依據以逃避消費稅納稅義務,消費稅稅負的變化無法反映在消費品的最終銷售價格中,限制了消費稅的調節作用,而且強化了地方政府對應稅消費品生產的地方保護。同時,我國消費稅采用價內稅的計征方式,稅額包含在應稅對象價格之內,稅款征收的隱蔽性掩蓋了消費稅間接稅的性質,使得消費者在消費時無法體會到征稅對自身的影響,無從領會政府的調控意圖,亦不利于發揮消費稅調節消費的作用。

  三、消費稅作為我國地方主體稅種的現實條件分析

  (一)優化消費稅設計,發揮其三大功能是我國稅制改革的客觀要求。首先,目前我國稅制改革已進入攻堅階段,作為結構性減稅重要舉措的營改增,自2013年8月1日起,試點范圍和試點行業雙擴圍,減稅效果極其顯著,導致地方政府普遍面臨財力缺失、主體稅種缺乏的問題。從國際經驗看,多數國家都以財產稅為地方主體稅種,但我國目前財產稅體系尚不完備、稅種多稅額少,遠遠不足以保證地方財政支出的需要,財產稅短期內難以成為地方的支柱性稅種。因此我國可以考慮在進一步完善消費稅制度的基礎上將其納入地方稅體系,一方面可以發揮其收入功能,為地方籌集一定的財政收入,而且能夠促使地方政府關注當地居民收入和消費狀況,調動地方政府開辟稅源、加強征管的積極性。

  其次,我國已經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主體,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但收入分配不公問題日益嚴重,城鄉、地區和社會階層之間收入差距懸殊,基尼系數已經超過國際警戒線,并且我國基尼系數增長很快,已成為世界上基尼系數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2012年增加到0.474。收入差距的懸殊在消費水平上也同樣得到反映,地區間的消費水平的差距,將會導致經濟發達地區的稅源更加充足,無論是按受益原則,還是按支付能力原則,對經濟發達地區的消費征收更高的消費稅都是合理的。因此,將消費稅培植為地方稅的主體稅種,可以實現越是經濟不發達的地區,地方稅負擔應該更輕,越是經濟發達的地區,地方稅負擔應該越重的目標。從而可以大大緩解我國現行稅收制度運行導致的經濟越發達稅負越輕的局面,有利于從稅收層面上縮小東、中、西部經濟發展差距問題。

  最后,我國改革開放以來經濟高速發展,但“高投入、高能耗、高排放”的粗放型經濟增長方式導致嚴重的環境污染和生態惡化,能源與生態壓力制約著我國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國內外的理論與實踐證明,稅收是環境治理中行之有效的重要經濟手段之一,其獨特作用是不可或缺和不可替代的。在我國當前的稅收體系下,資源稅的征收范圍和稅率設計有待調整,其環境保護功能尚待強化。此外,我國還沒有開征專門的環境稅,整個稅制的“綠化”程度亟待提高。消費稅作為對特殊消費品征收的一種流轉稅,具有矯正外部性的功能,將消費稅改革與資源稅、環境稅綜合考慮,對共同涉及的外部性問題的稅目和稅基進行整合,并根據受益原則將消費稅納入地方稅系,不失為今后稅制改革中的一個亟待探究和解決的課題。

  (二)將消費稅作為地方主體稅種是重構我國地方稅體系的合理選擇。我國現行地方稅和共享稅的稅基主要是流動性稅基,課征環節主要是在生產環節,納稅人主要是企業納稅人,由此導致一種現象:稅收制度的“獎限”政策對企業和個人一般是具有正向調節作用,但對地方政府卻常常產生反向調節作用。譬如,重稅政策會加重企業負擔,激勵企業投資轉向國家鼓勵的輕稅行業,但重稅行業能為地方政府提供更加充裕的財源,在我國政府主導的市場化體制下反而會刺激地方政府不顧資源環境代價扶持或投資重稅行業(尤其是工業企業規模盲目擴張)。這種逆向調節不利于我國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也不利于政府職能轉變。而將消費稅作為地方主體稅種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地方政府擴張投資的沖動,促使地方政府致力于改善民生、優化消費環境,支持商品零售等第三產業的發展,推動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

  我國當前分稅制財政管理體制存在的一個突出問題是政府間的財權、事權與支出責任不匹配,地方政府財力無法滿足其提供公共服務的需要。外部成本的產生在大多數情況下都具有地域性,如城市車輛的尾氣排放、城市固定廢棄物等,如果補償外部性是地方政府的責任,那么根據樓繼偉(2013)提出的處理政府間財政關系三原則,即“外部性、信息復雜性和激勵相容”原則【5】,可在賦予地方政府一定征稅權的前提下,將涉及環境保護稅目的消費稅調整為地方稅,以保證地方政府的收入來源。

  (三)消費稅作為我國地方主體稅種的現實基礎

  1.政治基礎與黨的十八大改革目標的提出(政治保障)

  我國新一輪財稅改革已經拉開序幕,消費稅作為主體稅種之一,改革已箭在弦上。“十二五規劃”中關于財稅改革方面明確提出:擴大增值稅征收范圍,相應調減營業稅等稅收;合理調整消費稅征收范圍、稅率結構和征稅環節。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了我國今后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五個方面的改革與發展目標,三中全會進一步形成了全面改革的指導性文件。為了實現這一被稱作“五位一體”的改革藍圖,消費稅還有進一步發揮其職能和作用的空間。發改委《關于2013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工作的意見》提出:“合理調整消費稅征收范圍和稅率,將部分嚴重污染環境、過度消耗資源的產品等納入征稅范圍。” 2014年8月財政部《國務院關于今年以來預算執行情況報告》中也提出推進實施消費稅改革,合理調整消費稅范圍和稅率結構。凡此種種都為推進消費稅改革提供了強有力的政治保障。

  2.經濟基礎與納稅人的負稅能力

  我國GDP高速增長,GDP三大需求中的最終消費貢獻率逐年上升,已經超過了50%,居民消費增長速度快于GDP增長速度。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2年社會消費品零售額為207167億元。與必需品相對應的奢侈品消費在我國增長強勁,如今我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奢侈品消費國。貝恩公司發布的《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報告》稱2012年中國內地奢侈品銷售量增長7%,但中國消費者在境外的奢侈品消費支出卻增長31%,中國消費者60%的奢侈品是在境外購買的。【6】奢侈品消費短期內在中國市場不會降溫,因此如果下調關稅,則可以實現把奢侈品消費留在國內,擴大消費稅對奢侈品的征稅范圍將很可能成為我國稅收的新的增長點之一。

  3.稅收征管水平不斷提高

  近年我國稅收征管改革不斷深入,管理理念、管理方式和管理質量等方面都發生較大轉變,特別是稅收征管法制化與信息化的推進,有效地強化了征管,提高征管水平,從制度上減少納稅人偷漏稅行為,確保了我國現行稅制實施和連續多年稅收收入的增長。稅收征管能力與法制化水平的日益提高,為改變消費稅征收環節、將消費稅調整為地方稅提供了良好的制度基礎與征管能力保障。

  四、消費稅作為我國地方主體稅種的路徑選擇

  (一)調整征稅范圍

  針對我國消費稅征稅范圍“越位”與“缺位”并存的問題,消費稅征稅范圍的調整應是進退結合。首先,取消對一些生活必需品和生產資料征收消費稅。建議取消酒及酒精、汽車輪胎、化妝品中部分已成為大眾消費品或生產資料的稅目。具體包括:部分中低端糧食白酒、薯類白酒、黃酒、醫用酒精、具有生產資料性質的工業酒精,中低檔化妝品,以及礦山用車、建筑用車、工程車等專用車輛的輪胎和公共汽車、無軌電車的輪胎。其次,增加奢侈品應稅消費品與消費行為。根據世界奢侈品協會資源奢侈品分類為私人飛機、豪華游艇、頂級豪車、皇室珠寶、全球名表、大牌服裝、奢侈名酒、度假酒店、世界豪宅、奢侈服務以及少數高檔護膚品。因此我國消費稅奢侈品征收范圍還有很大的擴展空間,今后可將高檔消費娛樂、高檔保健品、名貴滋補、高檔時裝、高檔裘皮服裝等納入消費稅征稅范圍,不僅合乎目前的消費政策,而且符合我國的課稅傳統。這將有利于調節社會成員收入分配、促進國民經濟的發展和發揮消費稅積極的消費導向作用。再次,擴大目前“綠色征收范圍”。借鑒國際消費稅改革的經驗,為了保護環境、節約能源和維護生態系統平衡,我國需要將消費稅改革與現有的資源稅及將要開征的環境稅綜合考慮,對共同涉及外部性問題的稅目和稅基進行整合,在納稅人稅負可承受范圍內擴大消費稅征稅范圍,即對高污染、資源型和影響生態系統的消費品或消費行為開征消費稅。具體包括水污染物、空氣污染物、白色污染物、電子產品污染物、化肥等破壞環境的污染物;煤炭、水、森林等能源;以及過度捕撈、開采、休閑娛樂和旅游行為等。

  此外,可考慮將實質上屬于消費稅性質的車輛購置稅并入消費稅。

  (二)科學確定稅率

  在對消費稅征稅范圍進行有增有減的調整的基礎上,應進一步調整稅率結構,使消費稅稅率結構的設計符合引導消費、節能減排的政策導向。首先,對酒類消費品中的白酒按酒精度設計分檔稅率和稅額,對高度酒征重稅,提高高度酒的稅負,將葡萄酒從其他酒子目中分列出來,并適度提高其稅率。其次,根據成品油、機動車的污染物排放標準(包括CO2排放標準)設計稅率,對于污染程度較高的燃油和車型,從高征稅;對于污染程度較低的燃油和車型,從低征稅;對于大幅度降低污染程度的新型燃油和車型給予減免優惠。并且借鑒歐盟不斷提高減排技術標準和征稅標準的動態調整制度。【7】再次,對納入征稅范圍的奢侈品可以改列舉法為概括法,以概括稅目征收,以利潤率為標準,實行超額累進稅率,以適應經濟發展過程中奢侈品不斷調整變化的需要。最后,對其他環境污染物和影響生態系統的消費品,不論是從價計稅還是從量計稅,都應制定較高的稅率。

  (三)調整征稅環節

  改變消費稅單一環節`征稅的方式,拓寬消費稅征稅環節,可針對不同稅目進行設置。對具有國家專賣性質的煙草、酒類等消費品,市場需求量大價高利大,可采取多環節征稅,在生產、消費兩道環節征收,防止企業利用利潤轉移逃避稅收。對從量定額征收的黃酒、啤酒和成品油、奢侈品,以及新納入征稅范圍資源型、污染型的稅目,則將納稅環節向后推移到零售環節。消費稅征稅環節的拓寬,有利于割裂地方政府與應稅消費品之間的利益關聯,避免地方保護,促進市場資源在全國范圍內的配置,促進地方產業轉型。對零售環節征收消費稅,可以給地方政府一定的稅收管理權限,使地方政府可以根據本省實際情況確定稅目,或在一定稅率幅度范圍內確定稅率標準。

  (四)實行價稅分離

  為更好地發揮消費稅的調節功能,應在完善增值稅的基礎上,適時把價內稅改為價外稅。可借鑒美國、日本及大部分OECD國家的做法,實行公開透明的價外稅,規定消費者在購買或接受服務付款時,發票上必須分別表明價款和所承擔稅款,以提高消費稅的透明度,使消費者充分了解自身承擔的稅金和國家的政策導向,強化消費稅引導合理消費和促進節能減排功能。

  【參考文獻】

  1. 【2】賈康.《改革和完善我國消費稅的若干建議》[J].注冊稅務師》,2014,(1)
  1. 鄧子基.《地方稅系研究》[M].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2007
  2. 楊芷晴.《試析“營改增”背景下的消費稅改革》[J].《稅務研究》,2013,(7)
  3. 樓繼偉.《思考與夢想》[EB/OL].http://www.mof.gov.cn,2013-08-16
  4. 賈康、張曉云.《中國消費稅的三大功能-效果評價與政策調整》[J].《當代財經》,2014,(4)
  5. 沈劍飛、王雅楓.《新經濟社會形勢下的消費稅改革》[C].深圳,2014 2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sychology,Management and Social Science(PMSS 2014).2014,(2)
  6. 龔輝文.《消費稅征收范圍和稅率的國際變化趨勢與國內政策選擇》[J].《國際稅收》,2014,(3)

  課題指導:石海

  課題組成員:鄧阿獅,曾繼算,陳建平,施慧琳,方建平

來源: 編輯:趙露佳 時間:2016-04-14 09:46 收藏此頁
广东好彩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