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您當前的位置 : 龍文新聞網 > 人文 > 詩意龍文

閨閣鐵漢蔡玉卿(一)

詩意龍文   時間:2016-05-11 15:50    http://www.rzelrj.live/   

◎蘇水梅

  一、窈窕淑女

  (1612年-1625年,蔡玉卿出生-14歲)

  明萬歷四十年(1612),蔡玉卿出生于龍溪鶴峰(今龍文區蔡坂村后吉社)一個隱士家庭。她自幼聰明伶俐,受儒家思想熏陶,恬靜寡言,喜愛讀書,10歲能屬文,15歲嫁黃道周為繼室。

  鶴峰村古樸、幽靜,

  蔡玉卿在江邊浣洗。

  清晨到來之后,

  滿世界的花香把飛翔

  的愿望拉得很長。

  溪水如月亮般皎潔,

  悠揚的笛聲飄得

  比季節還遠。

  這兒有最淡雅的清香,

  最纖細的柔弱,

  像水車般轉動的畫面,

  被藏在心間。

  花兒懂得了怎樣微笑,

  壯年男子正在田間收割莊稼,

  唱著充滿歡樂的歌,

  遠遠近近的流水、舟子、炊煙,

  濃濃淡淡的朝霞、鳥影、蟲鳴,

  妙齡少女的笑聲

  混同于流水,

  仿佛自九龍江中發出。

  鶴峰是一把樂器,

  被歲月抱在懷中。

  四百年后,勤勞善良的

  人們感念“一品夫人”

  的忠、孝、仁、義,

  感念“文明夫人”的

  美好品性,口口相傳。

  我來到她出生的地方,

  龍文區藍田鎮蔡坂村,

  內心不停地翻滾。

  明末著名學者黃道周先生

  和夫人蔡玉卿的故事,

  被掩在時間的概念之下,

  愛戀與敬佩混合在一起。

  名山云洞巖近在咫尺,

  景區位于鶴鳴山之陽,

  峰突兀立,南顧平疇,

  為漳州東部名勝之最。

  隋朝潛翁曾養鶴其中,

  這里曲徑幽廊,移步換景,

  石、崖、洞、峽、林、泉

  兼勝。自然與人文并存,

  富庶的濱海之地,

  經濟繁榮的漳州,

  是著名的東南大都會。

  蔡玉卿柔婉的回想,

  宛若水上飄蕩的音符。

  我踏著探尋的步伐,

  行走在蔡坂村后吉社。

  在這鄉間小路上,

  我試圖踩出當年的履痕,

  此刻,微風輕輕吹拂,

  探尋者思緒飛揚,

  蔡玉卿從這里走出,

  直到生命的盡頭,

  她一刻鐘也不曾停止奮斗。

  她的溫柔賢惠萌動于茲,

  把動人的細節雕刻成永恒,

  我多么渴望以自己的方式

  和她完成一次對接!

  這一天,蔡玉卿在門前

  晾曬衣物,她抬起頭,

  望見翠綠如黛的遠山。

  鶴鳴山峰巨石巍巍,

  山壑幽洞,云嵐煙雨。

  清晨,晶瑩的露水滴落,

  汗珠進入蔡玉卿的眉頭。

  一只雁在空中自由翱翔,

  不一會兒便隱沒于綠樹間。

  父親大人常常說起曾祖父

  蔡烈的故事,留下想象

  的空間。理學名家蔡烈

  是遠近聞名的隱士、洞主,

  安一生清貧,結草為廬,

  藏修居山、德宏志潔,

  住河畔,撫孤松而盤桓。

  一百多年前,曾祖父奔忙

  的身影,在光陰里,

  在蔡玉卿的腦海里浮現。

  蔡烈先生攀到山尖尖,

  走過一條曲彎的小徑,

  來到了山間的老屋前。

  屋前種著菊花和月季,

  屋后種著蔬菜和水果,

  架子上垂著金黃的瓜、

  青的葫蘆和紫色茄子。

  炊煙繚繞,屋子下邊

  是一片田地,再下邊

  也是一片肥沃的田地。

  鶴峰的池塘漲滿了水,

  閃耀著絲綢般的光澤。

  拖長的樹陰,不停地

  在水中輕輕地扭動。

  鳥兒藏在葉子濃密

  的樹枝間,頑童一般

  的花朵調皮地合上眼,

  大自然一片寂靜安詳。

  這里樹木蒼翠蔥郁,

  芳草凄凄,農舍前后

  翠竹環繞,空氣清新。

  這里可聽松濤鳥鳴,

  這里可賞竹色花香,

  這里可食鮮美雜果。

  在充滿靈秀的山水間,

  無憂無慮勝似神仙。

  品讀詩書、娛情山水

  花果之鄉里怡然自得

  人們與自然融為一體。

  翰林學士豐熙花甲之年,

  從鎮海衛乘船到云洞巖,

  主人于江邊迎他上岸。

  一同登山,賦詩唱酬。

  二人逶迤陟石磴往上,

  領略周瑛、林達筆力千鈞

  石門斑駁而古樸,旁邊

  巨石刻有“漸入佳景”,

  邁入石門,另有天地,

  賓主向右轉繼續往前,

  過石豁,見其中書室

  清雅整潔,書香裊裊。

  放眼周圍峭壁,夕陽

  余暉下,霞光籠罩,

  宋代大儒朱熹題刻的

  “溪山第一”,如同

  一泓江水,一瀉千里。

  《鶴峰云洞游記》

  領著蔡玉卿回到起點,

  云朵飛散如鷗鳥,

  四野寂靜安詳。

  語言是古老的材料,

  沿途采集碎片,

  情致云洞巖,

  雕琢出一方方石刻,

  周圍是高大的樹木,

  留給后人動聽的故事。

  歲月的紋理,

  掩蓋在生機盎然的樹葉里。

  月色迷離夢里桃花帶雨,

  草葉的思、故鄉的泥,

  千種韻致、萬般情誼,

  在時光中慢慢老去。

  文人雅士對酒當歌,

  芳香鋪遍天涯。

  韶光里的隱喻,

  散盡虛無留存下來。

  簇擁一段段佳緣,

  蔡家后代得山之精氣神。

  多年以后,聰明智慧的家鄉

  人民看到一道道光芒灑

  在理學家的出生地:鶴峰。

  天黑了,點點燈火,

  顯得格外溫馨嫵媚。

  蔡玉卿在字里行間徘徊,

  在那遲遲的深夜,

  心兒充滿了愛。

  月光那樣皎潔,

  山巒暗影里,萬木森森。

  夜,用寶石般的繁星

  裝飾天空,如此清趣。

  蔡玉卿似未被烏云遮住的圓月,

  似未被酸腐氣息糾纏的微風。

  蔡玉卿是寫意的水墨荷葉間,

  隨意點染的朵朵明艷的荷花,

  墨氣飛動,荷香依稀,

  書香門第、潛移默化。

  蔡玉卿恬靜寡言喜讀詩書,

  她讀烏云寫在蒼天上的字跡,

  識微風留在水面上的圖樣,

  悟百花飄過芬香的真諦,

  知鳥兒歌唱的內涵。

  她刻苦攻讀十歲能文,

  博覽群書、學問日進。

  她如同一池清水,

  接受光輝的照映。

  子承父業耳濡目染,

  蔡家不屑計較瑣碎。

  揭去慧眼上的紗布,

  蔡家子弟眼前豁然明亮。

  妙齡少女步履輕盈,

  口里唱著美妙的歌。

  空氣中充滿了玫瑰花的芬芳,

  太陽升起,夜鶯唱個不停。

  桃金娘笑紅了臉,

  紫羅蘭香氣四溢。

  炊煙如柱、依依升騰,

  前路上鋪滿了堅持和希望。

  為治好母親的怪病,

  勇敢剛毅的蔡玉卿

  “割臂療母疾”。

  當夕陽從花木繁茂

  的花園里收起金黃的尾巴。

  夜幕降臨,花兒收攏

  自己的花瓣,

  明月升起在遙遠的天際,

  將月華灑在花園里,

  擁抱自己的渴望進入夢鄉。

  故鄉的山水,

  給她的生命注入了

  源泉與活力。

  她有一顆微小的心,

  從胸中掏出來,

  被他托在掌心上。

來源:龍文報 編輯:趙露佳 時間:2016-05-11 15:50 收藏此頁
广东好彩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