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您當前的位置 : 龍文新聞網 > 人文 > 詩意龍文

閨閣鐵漢蔡玉卿(三)

詩意龍文   時間:2016-05-11 15:50    http://www.rzelrj.live/   

◎蘇水梅

  三、青青子衿

  (1629年,蔡玉卿18歲)

  崇禎二年(1629)冬,黃道周料理完家事,便攜蔡玉卿夫人上京。黃道周受命前往浙江為鄉試主考官,任右中允。

  漳浦北山。

  山上松樹挺拔,生機勃勃。

  蔡玉卿凌晨醒來,屋里進了霧,

  她小小的心,溫柔醇厚,

  消融在無邊的快樂之中。

  窗外竹子挺秀蒼翠,

  煥發出理性的光輝

  和人格化的精神。

  日常瑣碎是辛苦的,

  可是無論多少辛苦,

  只要和心愛的人在一起,

  都無比快樂,甘之如飴。

  昨晚聽到雨聲,

  山村秀美,雨水,

  從屋檐滴落在青石板上,

  滴滴答答響聲清脆。

  前一撥雨才落腳,

  后一撥雨又來了。

  雨,是這世間的伙計,

  降落地面忙著擦洗東西——

  裂痕斑駁的松樹里藏著塵土,

  雨用靈巧的手擦松樹的老皮。

  雨把馬車擦干凈,

  雨把車轱轆擦出紋路。

  雨擦亮了泥土間的小石子,

  青色的小石子像鴿子蛋,

  露出褐色的紋路。

  雨擦花朵時格外輕,

  它臉上有晶瑩的水珠。

  蔡玉卿把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條,

  屋里充滿了柔軟、溫馨,

  知識被智慧照亮。

  柑桔樹長出青青的小芽,

  蔡玉卿辛苦忙碌,時光匆匆,

  她觀察漂浮在夕陽上的云朵,

  云朵好像一群雪白的綿羊。

  樹木光禿禿的枝條,

  直指天空,仿佛要求老天歸還它,

  曾經繁茂于枝頭的葉子。

  她彎腰起身,嫣然一笑,

  百花隨風起舞,蹁躚搖曳,

  醉了的蝴蝶,

  在絲絲斜陽里,

  聽昨夜起自西窗的風。

  心像歌曲,

  綴一串鮮亮的蝦子紅。

  云留痕,浪的柔波,

  永遠守住不老的靈魂。

  轉眼又是清明,

  先生像棵柑桔樹,枝葉婆娑,

  精神抖擻,忠誠慈愛。

  蔡玉卿深情地眷念,

  她心地善良心腸善感,

  堅韌如一,從不變換。

  她的心靈安詳柔順,從不動搖。

  蔡玉卿與先生心心相印,

  聽從先生的教導。

  與心上的人兒相濡以沫,

  漫長的路越走越漫長。

  蔡玉卿臨衛夫人貼,

  人人爭以匹錦售之,

  如此得以補充家用。

  大明的時局動蕩,

  黃道周先生憂愁萬分,

  人人都在巨大的黑暗之中。

  她期待黎明一點點降臨,

  低矮的屋宇下

  空氣凝聚而滯悶。

  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得更多,

  墻邊的茉莉花開了,

  飄進淡淡的香。

  漫長的夜晚她難以成眠,

  黎明來時,她思考如何穿越薄霧的滯重,

  人生起浮,也許都在一念之間。

  黃道周先生《三易洞璣》書成,

  又作《料理三易稍已就緒》,

  忽聞金兵入關,

  慨然辭墓出山。

  至建安遵化已破,

  邊境告急,有檄征師,

  此時恰逢朝廷命他進京任職,

  蔡玉卿簡單收拾了行囊,

  毅然跟隨先生北上。

  蔡玉卿對夫君一往情深,

  影子在風里呼喚,

  踏過季節的河流,

  細小的憂傷躲在浪花里。

  溫存地播種,歡樂地廝守,

  她更加穩重地行動。

  不學羽毛隨風飄零,

  她沉默不語,默默守護

  艷麗的容貌,

  猶如一支利箭早在弓弦靜止之前,

  就把目標射中。

  她相信他的話語,

  從對他的信仰中所獲得的一切,

  如此清晰,如此固若金湯。

  這一天,路過娘家鶴峰村,

  女兒來與父母告個別。

  母親握著蔡玉卿的手,

  再三叮囑:“路上要小心,

  照顧好你的夫君!”

  堂兄蔡春溶送至村口,

  把一包點心塞給蔡玉卿:

  “伯母知道卿兒最愛吃

  老家的米糕,這是甘蔗和龍眼干,

  還有剛剛摘下的柑桔和青瓜。

  路上要多多留心先生的身體!

  切記,切記!抵達京城要來信!”

  蔡玉卿接過大包小包,

  調皮一笑:

  “春溶兄最是體貼周到!

  兄長多多照顧玉卿雙親,

  感激不盡!感激不盡!

  無論前路多少艱辛,

  只要能和先生在一起,

  卿兒不怕,多多保重!”

  愛先生,是蔡玉卿一生的事業

  守護先生,對先生的掛念,

  操心和祈禱一分鐘也不會停!

  每天的忙碌讓蔡玉卿覺得充實,

  跟隨先生照顧他的生活,

  蔡玉卿是多么的開心!

  她又是多么滿足于眼前

  的生活!朝朝共暮暮!

  緩緩流淌的這一條河流,

  魂牽夢縈著的海洋文明,

  時常出現在我的思緒里。

  西方海洋文明的氣息,

  在蒼翠的山野間悄然綻放。

  北溪和西溪繞城而過,

  四百余里的縱深,

  構成月港的經濟腹地,

  五個世紀過去了,

  這片流域在漳州歷史中

  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尋著當年蔡玉卿的步伐,

  人們不難發現:

  農耕文明與海洋文明的

  影響相互疊加,九龍江

  流域的文化色彩斑斕無比。

  那個不太寒冷的冬天,

  這對新婚夫婦從家鄉閩南出發,

  一路風塵仆仆、舟車勞頓,

  經歷千辛萬苦到京城,

  已是第二年的春天。

  蔡玉卿寫下《宮怨》——

  “長安路上少行人,

  鉦鼓聲聲枕上驚。

  聞道遠陽夷氛惡,

  寒燈寂寂雨淋鈴。”①

  黃道周先生沒有俸祿,

  好在京城朋友紛紛接濟,

  蔡玉卿始終銘記于心。

  她平靜極了,

  她將額際的發絲掠開,

  準備好了要迎接生活

  的又一輪挑戰。

  兵災離亂,風雨摧殘,

  聽百姓心酸的嗚咽。

  悠長的巷子深處,

  光陰跌宕,留下許多惋惜。

  苦的日子里也有甜,

  先生在書房寫字,

  蔡玉卿站在一旁觀看,

  用扇子驅趕蒼蠅。

  她忍不住輕輕地笑:

  “這蒼蠅,這蒼蠅,

  實在討厭!討厭!”

  黃道周停筆,看見嬌妻

  如此這般笑出聲音

  他的詩在筆和紙之間接續,

  《京師物繁,蒼蠅為最,

  愛伸樊棘,別成小言三章》

  蔡玉卿為他吟誦:

  “何來遽集此,相扇而繁徒

  赤豆分余鬼,皂衣散短襦。

  寒香驅不誡,炙熱合群呼。

  終日煩搔洗,依呵只路隅。

  詎解四方語,偏知百丑情。

  慍于看瑣瑣,逢彼動營營。

  不復顧人面,何須通姓名。

  針頭腥氣在,狗茍自昆兄。

  稱文白鳥氏,守義玄駒家。

  楚服爾何有,英聲卿自嘉。

  尋膻從入幕,選鼻坐高衙。

  拔劍無須怒,幽陰蝎虎叉。”②

  先生幽默可愛,

  蔡玉卿打心里喜歡。

  黃道周先生收拾筆墨

  拿起一方小石子不停摩挲

  “為夫想到一個好主意,

  夫人就以‘潤石’為字!”

  “潤石,潤石……”

  蔡玉卿口中念念有詞,

  “此意甚好,甚好!”

  “為夫的字為‘石齋’,

  夫人日日悉心照顧,

  這日子很是滋潤!

  為夫樂意沉浸在溫潤中,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夫妻的交流如此順暢。

  那些固若金湯的堅持,

  透過雨簾,透過日常

  那些烏黑蒼勁的樹干,

  撐起鮮綠,撐起生活

  水靈的密葉和精神

  都懂愛的力量……

  ①見載于《蔡夫人未刊稿》。

  ②引自廈門大學出版社《黃道周》一書,第129-130頁,青禾著.2014年4月出版。

來源:龍文報 編輯:趙露佳 時間:2016-05-11 15:50 收藏此頁
广东好彩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